抛盘压力到底来自何地,谷歌(Google)云数据剖

日期:2019-09-20编辑作者:区块链

据TNW消息,谷歌云数据分析引擎BigQuery新增了一款用于分析以太坊网络的新插件,用户现在可以读取存储在以太坊区块链中的所有数据。

各大项目方的ETH持有量

根据Santiment数据交流平台的最新统计,目前,ICO各大项目方共持有约333.03万枚ETH。其中,上周售出1.64万枚ETH,价值约450万美元。

Digix项目方的ETH持有数量位居第二(约47万枚,价值1.3亿美元),仅次于以太坊基金会的ETH持有量(约66万枚)。

图片 1

Digix项目方发行的DGD代币总市值仅1.05亿美元,低于其持有的ETH价值(1.3亿美元)

在ICO项目方中,ETH持有量排第3的项目方是Golem(GNT),它拥有36.9万枚ETH,价值约1亿美元,略低于其发行的GNT代币总市值(1.4亿美元)。

排在第4位的项目方是Status(SNT),该项目方拥有约25.3万枚ETH,约合7000万美元。目前,SNT市值约为1.3亿美元。

排第5的Aragon(ANT)是一个可以运行去中心化组织的平台,该项目方的ANT代币市值为2800万美元,但其手中持有的ETH数量超过23.8万枚,约合6400万美元。

排第6的Singular DTV(SNGLS)自有代币市值仅1300万美元,但该项目方持有的ETH数量达22.5万枚,约合6100万美元。

图片 2

持有最多ETH的1CO各大项目方

如上图所示,算上以太坊基金会持有的66万枚ETH,这些主要1CO项目方持有的ETH总量超过300万枚。

在调查中的650个ICO项目方中,有125个项目方仍持有ETH,该数据是通过跟踪这些项目方的账号地址而得出的。

绝大多数的项目方已经不再持有ETH,很可能已经将募集到的ETH全部出清。例如OmiseGo(OMG)去年筹集到的以太坊数量超过7.1万枚,现在持有的ETH数量为0,但其中一些数据可能不是很完整。

为了确认OmiseGo项目方是否已经售出全部ETH,Santiment对其发出通知,如有任何和实际情况不符合的信息,可提出修改意见,但暂未得到回应。

以下内容大部分转译自steemit上的一篇文章,作者叫trogdor,让我们来看看他对这两个项目的理解。原文链接:

过去一个月的抛售情况

据数据统计,过去7天中,约有1.65万枚ETH被各项目方售出。过去30天内,有13.6万枚ETH被售出,若以当前价格来计算,约合3700万美元(实际上价值更高,因为ETH现在贬值了)。

这是基于ICO项目方官方账户中的ETH流动而得出的统计。从理论上来说,项目方也可能出于其他原因将ETH从账户中转出,转出并不一定意味着被抛售。不过,据加密货币资金管理供应商D2 Capital估算,实际情况是,ICO项目方转出的ETH约有70%流入各大交易所。

图片 3

2018年8月份1CO项目方的ETH动向  注:红色代表交易所,绿色代表1CO项目方

其实,如果与今年早些时候EOS项目方持续抛售ETH的情况相比,当前这些ICO项目方通过交易所出售ETH的速度是有所放缓的。但ICO项目方将ETH兑现成法定货币的行为几乎一直在持续(尽管数额远低于5月份的峰值)。

图片 4

2018年1CO项目方出售ETH的情况 注:红色为出售数量,绿色为ETH价格

在比特币刚刚开始发展的初期,就有人意识到,比特币除了作为一种数字货币,其背后的技术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在比特币发展的这几年间,已经有不少基于公开账本的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的应用落地。这些应用包括:加密信息应用(Bitmessage),去中心化交易所(Bitshares),博彩赌博(Peerplays),云计算,以及社交媒体(Steem/Steemit)。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开拓者们来说,如果从零开始实实在在构建出一个新的区块链应用是一项不小的挑战。同时,在确保整个网络及应用的安全方面,除了传统的POW和POS共识机制,更为重要的是拥有更强大的哈希算力和更多的分布式网络令牌,而这些对于很多刚刚起步的小企业和创业者来讲很困难,一个小型创业公司很难去拥有一个分布广泛算力强劲的网络去确保其应用的安全。

早期持有者的抛售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众筹时期地址(及ETH最早期的持有者)也在抛售ETH。如下图所示,虽然数量远低于2月份的峰值,甚至低于2017年上半年,但近期抛售数额也出现了显著的拉升。

图片 5

以太坊早期众筹地址的ETH出售情况 右边数值对应红色,代表这些地址售出的ETH总值

2016年初,当ETH价格在5美元左右时出现了许多大量的兑现情况。2017年,当ETH从20美元快速上涨到420美元的这段时间,以及今年年初(ETH处于价格巅峰期)的时候均出现了大量抛售。

早期投资者对以太坊的信仰似乎正在发生动摇:一位投资以太坊ICO并从创世区块获得超过31.4万枚ETH的匿名投资者,最近刚刚转出大量ETH,其中有2万枚ETH最终流入了Bitfinex交易所钱包地址(约合550万美元)。

加利福尼亚的律师ZoeDolan一直都在监控持有大量ETH的初始钱包地址,以观察这些早期持有者是否对以太坊失去了信心。据Dolan观察,十几天前,0x7D开头的初始钱包地址一次性转出了9.375万枚ETH。

图片 6

该初始钱包完整地址为:0x7D04d2EdC058a1afc761d9C99aE4fc5C85d4c8a6

图片 7

从“0x7D…”初始钱包地址转出ETH的流向

图片 8

2万枚ETH 从0x97开头的钱包地址转入0xB23开头的钱包地址,然后再转入Bitfinex钱包地址

从上面的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这并不是该初始钱包地址第一次转出大量ETH。今年5月份,该钱包地址曾转出超过11.6万枚ETH(约合6500万美元)——这些资产在随后的几个月时间被分批卖出。

而本周刚转入Bitfinex交易所的2万枚ETH(可能已售出)只是上面提到的9.375万枚ETH的其中一小部分,也就是说,0x0a开头的钱包地址中仍有价值约1800万美元的ETH资产。此外,0x7D开头的初始钱包地址还拥有超过10.4万枚ETH,价值约2800万美元。

从该钱包地址首次开始将ETH间接转到Bitfinex钱包地址(今年5月28日)至今,以太坊价格已经从573美元下跌到今天的275美元左右,跌幅超过50%。

这些数据均表明,除了项目方,早期的ETH持有大户的抛售行为也对以太坊价格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当然,其他一些共识机制,如DPOS,可以用相对较小数量的处理器去构建网络,但仍然存在一些困扰开发者的问题,像如何部署大规模分布的网络令牌、如何把密码术、区块链技术与具体的应用连接起来。打个比方,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电脑游戏设计者开发一个游戏,需要重头开始先造个电脑出来,同时还要造一个针对这个游戏的专用电脑操作系统,以便于游戏与电脑间的指令传输,那么这个游戏不会太好玩,因为设计者没有足够的精力花费在游戏设计本身。

矿工及其它问题

最后,谈到ETH的抛售情况,实际上还需要考虑矿工的情况。我们知道,ETH矿池往往会将挖出的ETH实时分配给矿工,而矿工们是如何处理这些ETH的?这方面的数据是难以追踪的,但是鉴于当前市场不景气,可以推测,有相当一部分矿工可能不得不售出ETH来维持收支的平衡。

在去年牛市的时候,以太坊出售量很高但价格却处于垂直上升状态,原因是对以太坊的需求呈爆炸式增长。而现在,在惨淡的市场氛围中,ICO项目难以为继,市场对ETH需求大大减少,因此ETH实际上仍面临着严峻的抛售压力。

智能合约平台的开发与实现其实就是为了解决上面所说的问题,而目前应用最成功的当属以太坊了。你可以把以太坊理解成为一个在其上可以开发运作各种去中心化的应用的去中心化平台,同时它有一个优势在于,它确保了它的用户在运行这些应用程序时不受任何第三方的约束。目前,以太坊的市值已趋近300亿美元,这也证明了市场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热度。

日前,Dan Larimer(Bitshares, Graphene, 和Steem/Steemit这些项目的创始人),与eos.io团队一起,宣布了EOS项目的进展,这将是一个区块链操作系统,其上它向所有的应用程序开发者提供了数据库、账目权限设置、执行调度、认证以及网络应用通信等功能。EOS将提供给开发者合适的工具,以使得他们更加专注于他们自身应用的逻辑设计,而不用担心加密算法的实现或者与去中心化的计算机之间的通信;同时,EOS也将尽可能达到高并发,使区块链并发达到百万交易每秒的级别。

下面我们来看看以太坊和EOS这两个系统在技术、性能和设计思想等方面到底有何区别。

对于那些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还不太熟悉的人来说,首先最重要的是要理解到底什么是区块链。从本质上讲,区块链是一个账目公开的去中心化系统,账本记录了当前系统的所有状态(例如每个账户持有多少加密数字货币),除了公开账目,区块链还通过共识机制来规定整个区块链中的分布式计算机如何同步更新公开账本的所有状态。

智能合约可用于解决在没有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财富和资产的交换与转移。与传统的合同类似,智能合约也定义了交易双方的权利责任和违约赔偿,但不同之处在于,在智能合约平台上会自动去执行这些条款。以太坊是目前最大也是最成功的智能合约平台,在其上成功运行了不少去中心化的应用,而EOS也将致力于解决目前以太坊上所存在的问题。

以太坊和EOS的最大区别可能在于其网络背后的设计理念上。以太坊网络可以描述为应用不可知论者,即它被特定设计成对所有潜在应用都表现中立性的平台,就如它的在github上的设计原理文档中所述:以太坊“没有特性”,“拒绝内置”。这样的原理减少了应用程序的臃肿,但依然要求许多不同的应用程序来进行代码重用。而如果平台本身能提供更多的常用功能,那么应用程序开发人员的效率将得到提升。

而EOS则不同,它意识到许多不同的应用其实是需要部分相同类型的功能的,于是它在寻求怎样去提供这些功能给到不同的应用,如加密和区块链通信工具。基于这样的理念,EOS将广泛引入如下特性:基于角色的权限管理、用于界面开发的WEB工具包、自描述接口、自描述数据库体系、还有一个声明式许可方案。按我的理解,EOS提供这些功能对于简化用户账户生成和管理以及安全问题(类似声明权限和账户恢复)将特别有效。

EOS与以太坊的另一个显著差异在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和总体的区块链管理办法。鉴于以太坊使用工作证明POW模式(很快将转换为POW/POS混合模式),而EOS将会使用采取股份授权证明机制的石墨烯技术。这种选择对商业可扩展性具有显著价值。

目前实行POW的以太坊网络背后存在一个问题就是难以修复已毁坏的应用程序。比如,之前DAO遭遇了致命的bug、黑客攻击和事故。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那些拥有“代码即法律”思想的人认为对DAO的黑客攻击是一种“特性”,而不是失败,因而用户应当更加负责任、更加细心的审视代码。不管怎样,这次DAO事故都表明,对于以太坊上已毁坏的应用程序要么将导致投资者面临实质性损失,要么导致需要应对混乱的硬分叉。根据当前以太坊的POW共识机制,每次的硬分叉也能引起产生多个竞争链的风险,如同以太坊经典ETC在DAO事故之后分裂出来。但为了处理一个已毁坏的应用,一个扰乱了整个以太坊网络分裂性的硬分叉又是必须的。

相比之下,EOS包含一个冻结和处理破坏性或冻结类应用程序的机制。举例来说,假如DAO在EOS上发生了,它可以被冻结、处理或更新而不会干扰其他应用程序。此外,EOS的DPOS共识机制使得在硬分叉时没有伴生出多重竞争链的潜在可能性。Steem网络经历的18次成功的硬分叉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它同样也是运行在石墨烯上。此外,EOS将包含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宪法”,确立共同管辖权用于解决用户争端,它还包括一个基于股权权重投票产生的自治的社区。

待续。。。

交流群:323205893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抛盘压力到底来自何地,谷歌(Google)云数据剖

关键词:

数字货币交易所,数字货币交易所列表

据外媒报道,菲律宾证券交易委员会委员EphyroLuisAmatong表示,菲律宾政府有意监管数字货币交易所,且将在本周末发布...

详细>>

区块链为IBM与Visa等老牌集团注入新的生命力,

Nuggets是一家英国公司,KevinJenkins作为Nuggets的非执行董事,为新东家带来多年的从业经验。 作者:Olga Kharif   翻译:...

详细>>

王欣多次被爆或在区块链领域创业,成功概率大

快播科技将正式清算破产。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披露,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详细>>

微软将发布全新的循环云安排,区块链手艺的基

比如,微软正在将MicrosoftFlow和Logic Apps等工具集成到AzureBlockchainWorkbench中。Kerner称,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常被忽略的...

详细>>